每日生活网-生活-本文

中国当代最魔幻的诗人

2021-04-08 17:56:12    文/hz 27

导语:本文是由河南省郑州市的网友投稿,经过编辑发布关于"中国当代最魔幻的诗人"的内容介绍

文/武蒙辛

遇见曹天,是在表弟的饭局上。

表弟玉树临风,身价过亿,喜读海德格尔,能写诗赋文,以儒商自居,眼高于顶,寻常人不屑一顾。

这次颇费周折去结识从未谋面的曹天,想必也是个人物。

一向处于C位喜欢滔滔不绝的表弟居然成了听众,总之,这顿饭食不知味,只顾听曹天舌灿莲花,上至中南海轶闻秘事,下到乡下犄角旮旯的偷鸡摸狗,绘声绘色,言语妙趣远胜听德云社相声。

分手时曹天取出一本挺厚的书赠予表弟,说:拙作,请雅正。

我一愣,原来这厮不是跑江湖混黑道的。

第二天,收到曹天的问候,附加几首诗。

并告知此诗已获奖。

我匆匆浏览一下,有可圈可点之句,无惊艳之感,就嘲讽地回了句这奖也太儿戏,花了钱吧?

后来想想,获奖首要是政治正确,也就释然。

曹天居然得意地回了个笑脸。又连连发来数首。古体,白话均有。

一时兴起,点评起来,或击节赞叹,或嘲笑挖苦。

以后又收再评,来往不绝。

不久到了春节,收到快递,是曹天的礼物:他新出版的诗集《一个诗人的祖国》

打开书,有诗有文,附有与各国名人雅士的合影,往来书信题词,与凤凰卫视鲁豫有约的对话。

作者简介中,亳不谦虚地写着:著名诗人曹天。

在这个视诗人如同疯人乞丐的时代,这是我遇到的唯一以诗人自称自豪的人。

曹天(右)与谢冕、南丁为获奖诗人颁奖

从他的书逐步走近了他。

大学时因无妄之灾窂狱三年,身无分文流浪街头到地产巨子。

曾豪言出亿元保证金,杜绝贪腐,竞选郑州市长,因而名震江湖。

因诸多因素,一片心血化为乌有,损失数亿,几乎要命的大病一场,换个人也许从此淡出江湖彻底熄火。谁承想这厮命硬阎王不收,又嘻皮笑脸地回到了晃晃悠悠的人间。随后不久,电视报纸网络上又时常出现一个以国家文化智库秘书长身份的人,担当起了一个东方大国文化复兴的大任。川剧中有个绝活叫"变脸",谁会想到现实中一个诗人的变脸如此精彩!

……

这些事随便掂出一个就惊世骇俗,可他唯独愿以诗人之名行走与世。

难怪表弟对他青睐有加。

我因天性懦弱,见不得社会的尔虞我诈,受不住单位的勾心斗角,视红尘为危途。早早就放弃工作,回家相夫教子,侍奉父老。

读读李杜诗东坡词,为自己打造个岁月静好的虚幻世界。

让仅一面之缘,相识不足一月,见识不如跳广场舞的大妈的人写书评,也就是曹天能想到。

对我来说,还不如做碗手擀面来的容易。更何况与他书中那些来往人士不一路。这真是让人牙疼的事。

禁不住曹天一口一个姐姐的叫。

读此书,想起诗三百,一言以蔽之,思无邪。

曹天几乎刀口舔血的走到今天,诗中却没有嫉恨阴冷谄媚,没有恐惧抱怨仇视。

这是一个坦荡磊落,心底干净的人。

他生于饥饿,长于贫穷。他感激每一粒米每一餐饭。他讴歌小麦大米高粱玉米。以文字为供品,以诗歌为祭奠,感恩养育万物的皇天厚土。

黄河边上的家乡王玉堂村是他诗歌永恒的主题。“在你十八弯的最后一弯里,有我出生的小村庄,它是我最亲近最柔软的祖国”,“我只是你岸边的一柄芦苇,年年开花 ,岁岁白头。”

窂狱也无法消磨他的锐气,高喊着“我是这块土地上的一棵树,我开多彩的花给爱人看,我结丰硕的果实给孩子吃。”

虽然“日子比刀刃锋利”,目光所至处,是“薄雾中的花蕾,深藏这生命所有的芬芳”。

曹天之名并非原装,他原名曹红旗,是八十年代鼎鼎大名的高校詩人,有人写文证明:那时的诗人曹红旗一个月收到过全国各地的情书一百多封…谁料想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把这个走桃花运的诗人投入了深牢大狱。三年后走出铁窗,他连回家的路却忘了。

穷苦潦倒时写诗自嘲“身骑一辆破车,城市夹缝流窜。伸腰能蹬三轮,俯首可做文案”。

功成名就更豪气冲天“胸襟常含烟霞气,诗篇回荡天地间”。

搭梯子上不了天,一次次上去,摔下。再上,再摔。头破血流算什么,只要不死,站起来又是一条好汉。

“怅望迷茫来时路,一树腊梅带血开”。

多少年了,他依旧是个又痞又硬的乡下野孩子。理想主义中杂着虚荣与野心,勇敢无惧中带着些草莽与狡诈。还有毫不掩饰地滑稽恶搞:“耶稣诞生在驻马店,他的父名讳叫个华老栓”。

他也会温情如海。为了女儿写了多篇童话,主人叫曹天,是个到处碰壁却很顽皮快乐的人。

这是一个负责有爱的男人。

加缪说:不必活得更好,而要活得更多。

曹天跌宕起伏的人生,拉长了生命的纬度,提升了生命的高度,加重了生命的质量。

他用文字传达了命运的多种可能:苦难可以跨越,前提是相信自己。

如他所说:“我从地狱来,

要到天堂去,正好路过人间看看你。”

在这浮华功利的嘈杂世界,光明处阴霾重重,花开处蛇鼠横行。

曹天混迹其中,如鱼之于海,鸟之于天。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。

曹天以诗为甲胄,守护心中的光。用文字构建一间茅舍,舔舐伤口,安放灵魂。

栖身红尘,贫不弃其志,达不改其衷。

他不是你我的楷模,只是可信赖的朋友。

他的诗没有文人的工整典雅,是你我奔波时的期望,困苦时的叹息,寂寞时的慰藉。

【作者简介】:武蒙辛,做过知青,当过工人,写过小说写过新闻。半生为文,善蒸馒头。


本文地址:http://pic365.net/shenghuo/6871.html
声明:本站原创/投稿文章由每日生活网编辑发布,所有权归每日生活网所有,转载务必注明来源;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每日生活网立场;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。
评论
  • 来自 河南省郑州市 的热心网友回答:

    前排占位,香烟瓜子矿泉水

  • 来自 云南省玉溪市 的热心网友回答:

    追随楼主而来

  • 来自 湖北省汉川市 的热心网友回答:

    前排占座

  • 来自 内蒙古自治区牙克石市 的热心网友回答:

    马克

  • 来自 广西壮族自治区防城港市 的热心网友回答:

    占个座,楼主好

相关推荐

网站热点